合作

广告与资源合作联系微信 : gouzaiw

网站信息

许飞琼   /   陈经济
陈经济资源1

  陈经济是东京陈洪的儿子,娶西门大姐为妻,陈洪是朝廷重臣杨戬的同党,也是亲家,陈洪随杨戬在政治斗争中失利,陈经济和西门大姐投奔到清河岳父西门庆家避难,西门庆也被列在了缉拿归案的名单中。后来西门庆花大代价贿赂脱祸,陈经济和西门大姐仍留在西门庆家中。

  陈经济初到西门庆家还算勤谨,被委派管理店铺账目,西门庆脱祸以后恢复了花园的建造,他又和伙计贲四一起负责监工。他和西门大姐住在前院厢房里,西门大姐白天到后院跟吴月娘等一起吃酒,晚上归前边厢房歇息,陈经济因为是男子,辈分也低,未经呼唤,不能进入后几进女眷居住院落。吴月娘有天就提出来,应该慰劳慰劳才是,孟玉楼立即附议,于是安排了一桌酒馔点心,请陈经济进后边来吃一顿午饭。既进了后边,也就不仅一起吃饭,还一起娱乐,起初是吴月娘、孟玉楼和西门大姐抹骨牌,陈经济在一旁观看,后来他换下西门大姐。吴月娘只觉得陈经济是个“至诚的女婿”,毫无防范,其实他“自幼乖滑伶俐,风流博浪牢成”,更有致命秉性——“见了佳人是命”。陈经济正玩着,忽然有个人掀帘子走进来,笑嘻嘻道:“我说是谁,原来是陈姐夫在这里。”吴月娘哪里想得到,她无意中引狼入室,从此内帏添乱。书里这样写陈经济和潘金莲的初次见面:听到潘金莲的笑语,慌得陈经济扭颈回头,猛然一见,不觉心荡目摇,精魂已失,“正是:五百年冤家相逢遇,三十年恩爱一旦遭逢”。

  陈经济的不轨行为,竟然在西门庆死前都没有被西门庆吴月娘两位发现。西门庆丧事期间,陈经济和潘金莲就公然苟合。潘金莲搞得肚子大了,让陈经济找来堕胎药打下一个成形的男胎。吴月娘终于发现了奸情,采取措施,把他们阻隔开,陈经济当然很不满意,有一天就故意当众暗示孝哥儿是他的种,吴月娘听了半日说不出话来,往前一撞,就昏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吴月娘在孙雪娥的主张下,七八个妇人将陈经济按在地下,拿棒槌短棍打他,陈经济为了逃走,居然采取了脱裤子的办法,荒淫无耻到了极点。陈经济自知在西门府里再无法立足,就收拾衣服铺盖,也不作辞,径往母舅张团练家旧房子里住了。西门大姐被他抛弃在西门府里。

  出离西门府以后,他去王婆家看望被驱逐出府的潘金莲,打算把潘金莲买出来,改名换姓一起生活。王婆告诉他非一百两银子不放人,他就雇头牲口骑着上东京父亲家取银子去了。半路上遇见家人陈定,告诉他其父病重。那时候朝廷册立东宫,实行大赦,他父亲得以释放回家,但回家不久就病死了。回到家,母亲就让他将父亲灵柩移回老家埋葬。陈经济心里想的只是尽快回去娶潘金莲,就对母亲说,如今路上盗贼很多,如果又运灵柩又运细软箱笼,很不安全,不如他先运细软箱笼过去,收拾好房屋,过了年,母亲和家人再把父亲灵柩运过去,那时再郑重安葬不迟。他母亲听了同意,他就押着细软箱笼回清河了,他清河的住所,是母系张家的旧宅,他母舅听说他母亲并父亲灵柩都要来清河,就主动搬走了。陈经济满心高兴,他的计划是,用带回的一部分细软箱笼备出一百两银子,去王婆那里把潘金莲娶来,母亲一贯溺爱他,他一纸休书休了西门大姐,母亲也拦不住,然后,他还要一纸状子把吴月娘告到官府,追要当年他从东京运到西门府的东西。

陈经济资源2

陈经济(崇祯本作“陈敬济”)是《金瓶梅》男主角西门庆的女婿、女女主角潘金莲的情夫、西门大姐的丈夫、陈洪的儿子。他是小说中继西门庆之后另一个刁徒恶少、浮浪子弟、无耻小人、第二大淫棍色鬼,其事迹犹如西门庆的影子、补充、延续、发展。他因父亲遭难,而携家财随妻来到岳父家避居。西门庆尚在人世时,曾让其主管花园和其他事务,后来则与傅铭一起主管解当铺。

陈经济与西门庆最相似之处,便是喜爱美女,见色如命,必欲图之(他先后玩弄过的女性至少达10人)。由于家道变故,老父被参,自己寄人篱下,经济条件不够,他不能像岳父那样横霸一方,在外开拓场面;于是只能把眼光盯在宅内几位小丈母娘身上。

当他第一次见到西门庆爱妾潘金莲时,便“心荡目摇,精魂已失”,不久便与她“挨肩擦膀,通不忌惮”,并首先扑向金莲,搂她亲嘴;以后与潘金莲两人稍有机会,大白天竟也会在栏杆旁、窗棂间不择地势地苟且解馋,恰如猪狗一般。

他趁岳母吴月娘率众妇女在花园荡秋千,叫自己在下面送秋千之机,竟“把李瓶儿裙子掀起,露出他(她)大红底衣,抠了一把”。

他拾到一枚孟玉楼的金簪,就想入非非;日后待孟玉楼嫁与李衙内,他仍欲以此物为证见,诬孟玉楼与自己有奸情,把她拐出来“落得好受用”。

至于他嘲戏仆妇宋惠莲、收用丫环元宵儿等,更是顺而便之的勾当。

待西门庆一死,陈经济便更加肆无忌惮地翻墙越瓦,私会潘金莲,奸弄庞春梅,与她两人“无日不相会一处”,还弄出了两个私生子来。

当他被吴月娘驱逐回自家之后,却以外出做贸易买卖为名,卷了家中资财,与光棍杨光彦来到临清热闹繁华大码头,“游娼楼,串酒店,每日睡睡,终宵荡荡”,勾搭了粉头冯金宝,娶回家中;还迫害得自己